首頁 » 張嘉益「被前妻杜珺嫌吃軟飯」卻被二婚妻王海燕「當成寶」愛情事業雙豐收

張嘉益「被前妻杜珺嫌吃軟飯」卻被二婚妻王海燕「當成寶」愛情事業雙豐收
2021/10/19
2021/10/19

網羅世間百態,看社會人情冷暖。 我是王慌慌,分享屬於普通人自己的態度,每日更新,每日精彩!

2001年的一天,張嘉益回到家滿臉疲憊,他今天跑上跑下,依然連個正經角色都沒拿下來,可彼時家裡的嬌妻杜珺卻大發脾氣,斥問他——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

張嘉益瞧著眼前不耐煩的妻子,耐心撫慰,誰知這次吵架卻是愈演愈烈,大到砸東西、破口大駡,一句刺耳的話從杜珺嘴裡發出。

「如果不是我爸爸,你能有今天?」此話一出,兩個人都靜默了,杜珺摔門而去,只剩下張嘉益一個人深思。

難道張嘉益真像杜珺所說一般,靠她父親才有了今天這田地?

1970年,張嘉益出生于陝西西安,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西北人,樸實憨厚。

他有過三個名字,原名張小童,成名之時喚作張嘉譯,人生過半時叫張嘉益,有延年益壽之意。

小時候的張嘉益表面聽話,實則調皮搗蛋,家人喊他往東,他答應得好好的,卻直往西去了。

所以在那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年代,張嘉益的學習一塌糊塗。

對他而言,讀書簡直是個噩夢,他四處找樂子,一下子就被陝西歌舞劇院的美妙吸引住了。

他愛上了看電影看話劇,文藝的種子在他心上生根發芽。巧合的是,張嘉益有個舅舅在劇組工作,在家人的鼎力支援下,他開始接觸表演,準備考試。

本來壓根沒啥希望,偏偏出了那麼點「意外」,構成了一個「奇跡」。

途中,張嘉益不小心表演了一下練過的摔跤,就把自己送進了北影和上戲的大門,二者擇其一,他去了北影。

「你以後可能只能演個配角,因為你長得不夠好看。」這是他初入校園,老師對他的提醒,沒想到一語成讖。

大學四年的沉澱,讓他看起來功底深厚,可實戰經驗卻是沒有多少,當同學都戲約不斷的時候,張嘉益只有零零散散兩三個小龍套、小配角。

畢業後,現實的衝擊更是強烈,角色沒接著,工作也找不到,別無他法,他只好服從分配,進入西安電影製片廠。

彼時他21歲,距離他遇見杜珺還有十年,遇到王海燕還有十三年,他並不知道,這兩個女人即將顛覆他平靜的生活。

1992年,電影製片廠出了兩部電影,正在招募演員,灰頭土臉的張嘉益立馬眼裡放光,去試戲去爭取角色。

可惜,十年間他都只是出演著背景板和小配角,難以見到主角的光芒,對此他無所謂。

「年輕的時候,我沒有過得不好,我有戲拍的。」

歲月漸漸磨平了他的意氣風發,甚至自己的健康也難以掌控,那十年他真槍實彈的拍戲,被打、被摔都是常事。

他患上了強直性脊柱炎,常常背疼得睡不著,拍戲中背都直不起來,他一度以為他的表演夢會因為這個病而中斷。

張嘉益用強大的意志力,制服了病痛,他每天早起半小時,用熱水沖背,試圖緩解僵硬無知覺的脊柱。

在戲中,也會有突如其來的痛楚,他只好咬牙忍著,讓自己投入角色,實在忍不住就駝著背,讓背舒服些。

而看著隨性,卻有股倔強勁的他,在身體並不好的情況下,一聲不吭跑去了北京闖蕩。

彼時他30歲,一事無成,感情無進展,如果放到如今的社會,必然是被「瘋狂內卷」的那一批,焦慮不安,考慮下一頓飯錢、睡哪裡肯定是他每天的日常。

直到2001年,他拿下一個戲《帕米爾醫生》,使他的事業運漸漸向上,在北京安定下來。

他也憑藉這部劇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杜珺。

杜珺的父親是編導,她從小在幸福的環境下長大,造就了她任性的性格,而張嘉益只是個普通家庭的窮小子,如此差距的家庭環境註定了這場婚姻的結局。

可這樣「帶刺的玫瑰」,於灰暗的張嘉益而言,光彩照人,吸引他一點點靠近。

杜珺也從未見過如此可愛內斂的男人,兩個人的心慢慢貼近,確認過彼此的心意就直接閃婚了。

可是玫瑰美歸美,帶刺總還是會紮人,哪怕小心翼翼當珍寶一樣對待,也免不了走向末路,很快,他們之間就出現了隔閡。

杜珺熱情似火,張嘉益遲鈍似水,水火不相容,時日一久,矛盾顯現,一開始三天一小吵,後來每天都吵。

婚姻可以讓人甜蜜,也可以讓人疲憊心累,最難過的還是在爭吵中「口不擇言」,傷了男人的自尊,感情也消耗殆盡。兩個人火速離婚,解脫自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