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妃敢在皇后頭上作威作福,主要原因還是出在皇后自己身上

古月 2022/04/27 檢舉 我要評論

華妃的罪行被曹貴人揭發后,氣沖沖地趕到景仁宮,眾目睽睽之下用盡全力踢了曹貴人一腳,皇后腰桿終于硬氣了一回:「華妃,你做什麼?景仁宮豈容你放肆?」

華妃毫無懼色:「不容本宮放肆也放肆多回了,還差這一回嗎?!」

說完了,華妃還不解氣,對曹貴人又是一番拳腳相加,打得曹貴人抱頭躲避,周圍一眾看戲的妃子差點驚掉了下巴。

華妃能如此放肆,有一部分原因是皇上的寵愛加持,可是主要原因還是皇后的尸位素餐。

小事兒上含含糊糊

皇后聽聞皇上選中了相貌頗似純元的甄嬛,那必須得到皇上面前打探一下,看看皇上究竟對她有多滿意。

如果皇上只是一時興起,那就不用在甄嬛身上花費大功夫了,無用功還是少做。

如果皇上十分中意,那就得想方設法地利用她來討好皇上,分一分華妃的寵愛,撼動一下華妃的地位。

試探的結果大出皇后意料,皇上不是對甄嬛滿意,是非常非常滿意。一提到甄嬛,皇上的眼角眉梢都掛滿了笑容。

就像皇后建議讓內務府給甄嬛選封號,皇上立馬打斷了她,說道:「不用了,朕已經想好了。」

皇后聽到這,笑容立刻凝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原來甄嬛有這麼大的魅力,看來專寵多年的華妃真是遇到勁敵了。

所以皇后回去便把甄嬛安排到了離皇上最近的承乾宮,想讓她獨承乾坤雨露。

華妃知道后立即駁了皇后的安排,既然皇后上趕著討好皇上,那她就非得和皇后背道而馳。

立即把甄嬛分到了離皇上最遠的碎玉軒,讓她自生自滅。

皇后的決定就這麼輕易地被華妃否決了,剪秋也覺得華妃過分了,抱怨著:「華妃未免也太跋扈了,說換就換,也不跟娘娘您商量一聲。」

皇后聽聞沒有怪罪華妃,反而逆來順受地說著:「華妃那個性子,你第一天才知道嗎?」

皇后這話就是長華妃氣勢,滅自己威風了。

她是皇后,是正室,是后宮里真正說得算的那個人。華妃是妾,即便再跋扈,尊卑之分她也不敢僭越。

即便有皇上的寵愛撐腰,可是皇后她可以拿宮規說話,華妃這樣越俎代庖,皇后就是有權力責罰她。

皇上自然不會為了這點小事替華妃求情,也不好求情。原則上的事,只能按照規矩辦。

李鴻章曾說:有了權力,第一要緊的不是利用權力,也不是濫用權力,而是遏制自己的權力欲。

而皇后恰好相反。

有了權力不去行使,而是束之高閣。

皇后害怕對華妃行使權力之后,皇上會對她「另眼相看」,所以就一直縱容著華妃的僭越之舉,龜縮在角落里,享受短暫的安寧。

可是無論皇后如何討好皇上,皇上還是對她不咸不淡、不冷不熱。所以,婚姻中想要獲得對方的在乎,討好是沒用的。

就像羅子君苦苦哀求陳俊生、求他別失婚的時候,陳俊生仍能果決地舍棄這個家,投入小三的懷抱。

該自己出面的時候「借力而行」

余鶯兒鳩占鵲巢成了皇上的新寵后,一朝得勢便無法無天。

淳兒被余鶯兒欺負之后,向甄嬛訴苦,說宮女手里的燈籠把余鶯兒的車馬震了一下。余鶯兒借題發揮,還不依不饒,把欣常在關進了慎刑司。

甄嬛發出了疑問:「皇上和皇后也沒有發話過問嗎?」

淳兒說余鶯兒說了,誰要敢驚擾皇上皇后,就拿慎刑司總管是問。

淳兒的這個答案里,其實已經隱藏了皇后的態度,她就是不想管。

后宮里出了這麼大的事,即便沒人向皇后稟報,皇后難道真的不知道嗎?

皇上不管后宮的事倒是可以理解,可是皇后可是后宮的主管。啥也不知道,還能當得了主管嗎?

再看后來皇后的表現。

余鶯兒總算為自己的跋扈付出了代價。

眉莊來給甄嬛送消息,說太后下了旨意,放欣常在出慎刑司,并加以撫慰。褫奪余鶯兒「妙音娘子」的封號,罰她閉門思過半月。

這個時候甄嬛又發出了疑問: 「怎麼皇上皇后沒有發話,竟是太后的懿旨?」

眉莊不疑有他,說著:「皇上忙于朝政,不理會這種小事。正好皇后在太后的宮里,所以太后就知道了。」

鏡頭一轉到皇后這里,皇后親自解釋了為什麼是太后出面處治的余鶯兒。

余鶯兒失了勢,皇后練字也順手了。

筆下生花,「順意」兩個字一氣呵成,自我陶醉完還讓剪秋收藏起來了。

剪秋拍著馬屁:「余氏受了責罰,也算安分了,娘娘連練字都練得順暢,太后果然是最心疼娘娘的。」

皇后洋洋得意:「余答應正是得寵的時候,若本宮這時責罰她難保皇上不開口求情。與其到時候在皇上情面和皇后尊嚴之間做權衡,還不如太后出面,心服口服。」

皇后借太后的權力,懲治了余鶯兒,看似是自己占了大便宜。殊不知皇后也是在一次次的「借力而行」中,失了威嚴。

甄嬛能懷疑皇后的縮頭行事風格,其他嬪妃難道就不知道嗎?

所以皇后這麼多年仍是光桿司令。一個沒有擔當的領導,誰會投靠啊?!

堂堂的皇后,該自己行使權力、承擔責任的時候當和事佬,那像華妃這樣的刺頭又如何能服從她呢?

都說自己的面子要自己爭取,自己的威嚴何嘗不是自己掙來的?皇后難道一輩子都靠太后嗎?

想握著權力,可又怕得罪人。想讓人服從,又不敢承擔責任。

所以,皇上讓華妃協理六宮,恐怕也是皇后不敢作為導致的。

大事兒上作壁上觀

還有那次華妃陷害眉莊一事皇后的態度。

華妃調虎離山,指使周寧海把眉莊推進了魚池子里,皇后卻是興致極好地欣賞著底下人進貢的魯墨。

剪秋看皇后這麼高興,便說出了心里的疑慮:「娘娘您真不管沈貴人落水的事嗎?」

皇后心安理得地說:「你看華妃剛才來請安時趾高氣揚的樣子,就該看得出來皇上已經有了定奪。本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華妃什麼時候不趾高氣揚了,連曹貴人揭露她惡行的時候,她都敢當眾踢打曹貴人。甚至成了答應,也敢頂撞祺貴人。

剪秋不服氣,說著:「反正這件事是誰做的,咱們心里都有數。」

皇后還是為自己的軟弱開脫:「只要皇上心里沒數,誰有數都不做數。」

皇上已經撤了華妃宮里的侍衛,這不是明擺著在懲罰華妃嘛,皇上心里的天平已經傾斜到華妃的對面了。

連剪秋都知道,皇后就應該是皇后的樣子,發生了這麼大事,她卻歲月靜好地欣賞別人的賄賂,是不是有些尸位素餐了?占著茅坑不拉屎,還想得到別人的尊重?

皇后這個后宮主管雖然有權力,但卻不去行使權力。老是圍著皇上轉,一直扮演著老好人的角色。

皇上喜歡余鶯兒,她就退避三舍,任余鶯兒無法無天;皇上不喜歡四阿哥,她就過度地迎合皇上,對四阿哥不管不問;皇上寵愛華妃,她就在華妃面前唯唯諾諾,慣得華妃倒像皇后,她像個妾。

對皇上極盡討好,最后縱容得華妃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

皇后一開始就不該慣著華妃,她只是在行使自己管理后宮的權力,皇上也無話可說。

再說她作為妻子做得也不妥,想要跟妾室爭寵愛,簡直是天方夜譚。

《紅樓夢》里有句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這是人類的劣根性,她怎麼能改變呢?

總結一下:皇后這種和事佬心理當不了管理者,華妃不欺負她才怪;婚姻中想要靠討好獲得對方的愛戴,無異于緣木求魚,趁早省省力氣歇會兒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