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為什麼那麼恨沈眉莊?甚至還非要害死她?

古月 2022/05/11 檢舉 我要評論

安陵容是怎麼被全宮孤立的?

除開安陵容對眉莊說不清道不明的嫉妒之情,在實際宮斗中,眉莊真正侵犯到安陵容利益的,還數以下這件事。眉莊懷孕,安陵容突然破天荒的來探望眉莊,也許她根本沒按什麼好心,只是以「姐妹」的身份來刺探敵情的。這個時候,安陵容就發現溫實初和眉莊相處模式的異常。他們像一對剛剛新婚的小夫妻,溫實初稍許拘謹的囑咐中帶著掩飾不住的關切,眉莊更是如熱戀中的小女人一般渾身沐浴著愛情的光輝。這一切都落到安陵容的眼中。她一開始就明白,跟溫實初有私情的根本不是甄嬛,而是眉莊。

安陵容沒想到,她這次突然來訪,卻被眉莊冷不丁抓住機會,狠狠反擊回去。過兩天皇上來看眉莊的時候,卻見眉莊容顏憔悴,神色蒼白,好似晚上根本沒睡好。然后眉莊說:許是昨晚和安嬪妹妹說話,勞累了些。皇上臉色頓時很不好看:安嬪來過?因為先前欽天監副使季惟生說安陵容不祥,會沖撞其他妃嬪,所以皇上下令讓安陵容待在延禧宮靜養,不讓她出去。沒想到,她還是出來沖撞了剛剛懷孕的眉莊。

我這里想多說一句,雖然這里安陵容被全宮聯合起來孤立是眉莊開的頭,但根源還是安陵容的性格有問題。

她與人交往功利心太重,得失心太重,人又格外敏感善變,所以在宮里別說好朋友,連一個說得上話的普通朋友都沒有。

在甄嬛出宮,眉莊獨守碎玉軒這段時間,碎玉軒冷的像冰窖一般,她作為眉莊表面上的姐妹,連一次探望都沒有,現在等甄嬛回宮,眉莊懷孕,她卻忙不迭的跑來道喜,不得不讓人揣測她的真實用意。

所以眉莊這時候輕描淡寫的幾句「安嬪妹妹‘難得’過來,總歸是姐妹」一場這些話,既顯示她的賢惠和無奈,也顯示安陵容本人的趨炎附勢和涼薄無情。

所以皇上很難相信安陵容是真的好意來探望眉莊的,明知自己不祥,還要來驚擾眉莊,誰知道她安的什麼心?

若說是真的關心眉莊,為何在眉莊懷孕之前不管不問,眉莊一懷孕就急巴巴的貼上來?

所以皇上很不開心,而且心里坐實了安陵容真的「不祥」的想法,親自下令讓安陵容以后不要來碎玉軒。

這次「天象不吉」對安陵容的打擊很大,皇上親自下令說安嬪不祥,等于變相把她打入冷宮,他不許安陵容出去沖撞其他嬪妃,自己當然也不會去寵幸她。而當時甄嬛剛剛生了雙生子,被封了貴妃,風頭一時無兩,祺嬪卻因為得罪甄嬛被貶為貴人,也不再得寵,一時皇后手下的兩員大將都失寵失業。越是艱難困苦的時候,越是考驗皇后的領導力和皇后小團體的凝聚力,但是這時候,皇后和祺貴人的表現都讓人很失望。皇后不僅不覺得自己領導有失,在戰略和戰術上讓甄嬛占盡上風,更是破口痛罵安陵容和祺貴人的無能,使安陵容和祺貴人的內訌更加厲害。如果說,寶鵑真的是皇后的人的話,那祺貴人這次下啞藥,是通過皇后的默許和縱容的,否則寶鵑也沒有那麼大膽子敢收祺貴人的錢去害自己的主子。皇后此時的戰術是,把自己的手下逼到絕路,逼她們自己絕地求生,來反抗甄嬛。至于安陵容在絕境里會遭受什麼罪,心情會如何絕望,那就不在冷酷冷情的皇后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等到第二天發現嗓子啞了的時候,我們來看看安陵容第一反應是怎麼樣的?安陵容:我的嗓子怎麼能這樣了?潛臺詞:到底是誰在暗算我?安陵容:我能得寵全靠這副嗓子……安陵容對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有清醒的認知,她只是黃鸝鳥般玩物般的存在,她與皇上根本沒有類似男女之間「兩情相悅」般的關系,她只是工具人一般的存在(唱歌像純元),一旦嗓子沒了(不會唱歌了),就沒有得寵的價值了。安陵容:到時我就成了一枚棄子。這是安陵容一直最擔心發生的事情,因為生性好強,她付出巨大代價,強攀上她原本永遠攀不上的榮華富貴,但是這一切都基于受寵的前提上,他最害怕的就是成為「棄子」,就像她母親一樣,連被利用的價值都沒有,被他的父親拋棄,默默無聞的角落里悄無聲息的毀滅,都無人會嘆一聲可憐。

安陵容的擔憂完全是對的,安陵容嗓子壞了的消息很快就傳到皇上的耳朵里,我們來看皇上是怎麼說的?

皇上先是面無表情的說「朕聽說安嬪吃傷了東西」,好似安陵容是個跟他不相關的人。

恐怕再也不能唱了,真是可惜。

臉上沒有任何憐憫的表情,就好像安陵容真的是他豢養的一只鳥。

皇后還假惺惺的加了一句:只怕以后連話都不能好好說了。

皇上聽了以后不僅沒有任何的安慰之詞,比如讓蘇培盛過去慰問一下(畢竟是寵了多年的寵妃),只是說:沒有用,那就不要用了,好好歇著吧!

然后皇上立刻喜笑顏開的對皇后說:朕現在就等著眉莊的好消息了!

此時眉莊因為懷孕,得盛寵,皇上時時刻刻都想著她,而安陵容正是因為眉莊的原因,被冷落乃至被暗害(如果她得寵期間祺嬪不敢動手的),想想當年妙音娘子得寵的時候,安陵容心底到底有多介意,就說明安陵容肯定把此次的失寵都怪到眉莊身上。

安陵容第二次去投靠甄嬛的時候,已經全無第一次那種陰陽怪氣的囂張氣焰。她也不再把她手里的底牌(皇后的秘密)半遮半掩的拿出來誘惑甄嬛,因為第一次她試了,甄嬛絲毫不為所動。這一次她強調的是,她原本出身輕賤,宮里世態炎涼,不免又將她輕賤幾分,所以她只能自強(我以前背叛你是有原因的)。而只要甄嬛接受了她的投降,那麼她將不再如浮萍一般漂泊無依,有了姐姐,我還怕什麼呢?說穿了就是避重就輕外加賣慘求饒。可惜這次甄嬛不再上她的當了,甄嬛說的很清楚,安陵容所謂的「上進」,不是自強而是「自戕」,為了上位不折手段,不計后果,發現死路一條之后再想回頭,求著別人原諒,別人卻再難以相信她的誠意。所以甄嬛不會接受她的投降的。

但是甄嬛的直言不諱還是刺痛了安陵容敏感的自尊心,她迫不得已屈膝低頭已經羞恥萬分,甄嬛毫不留情的戳她的痛腳更是讓她惱羞成怒,安陵容是很難算清楚真正得失的人,很容易為了心靈上的羞恥感去傷害別人,就是說這種人很容易「情緒犯罪」。你其實并沒有怎麼得罪她。只是說了幾句實話,算得罪嗎?她就覺得受了奇恥大辱,非要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所以我這里贊同浣碧的建議:反正她已經失寵了,正好悄沒生息的……而我覺得甄嬛這里沒有同意,并不是純出于報復心理,而是最后殘存的一念之仁。眉姐姐沒死之前,甄嬛只是手段狠而已,還沒有做到真正無心。像曹琴默這樣以前毫無感情瓜葛的人,說殺就殺,但是安陵容,甄嬛一開始并未狠心要殺她,盡管她有的是機會。甄嬛口頭說要折磨她,但實際上并未真的阻止安陵容的再次逆襲和崛起,到她再次復寵再警惕已經有些遲了。這是甄嬛的失誤。她至始至終還是輕視安陵容:不相信她有這麼大的破壞力。當然甄嬛最終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