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那麼恨甄嬛,為何讓甄嬛活著呆在甘露寺,卻不滅口以絕后患?

古月 2022/05/19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甄嬛傳》里,皇后宜修最恨的是誰?

華妃,甄嬛首當其沖。

華妃的性子張揚跋扈,憑借著哥哥年羹堯的戰功,加上自己貌美,又受皇帝寵愛,完全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華妃不僅囂張地暗示自己圣眷正濃,有皇帝罩著。

她還用年輕來戳皇后心窩子,甚至曾拿董鄂妃做比。

她暗指自己雖是妃子,但也像當年的董鄂妃一樣,獨占六宮鰲頭。

華妃還明目張膽地表示,妃子受寵,任憑是皇后,也可有可無。

皇后宜修雖然心里不爽,但是也能做到四兩撥千斤,維持著端莊、雍容的氣度。

這是因為宜修掌控大局,知道華妃早晚會翻車。她越蹦跶,越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

所以她要配合著皇帝演好這出戲,要當好這個賢后。

只要靜靜地等著,終有一日,就能看到華妃的下場。

但是甄嬛不一樣,甄嬛這個女人太像純元,而且又太聰明,甄嬛給了她十足的危機感。

她可以利用甄嬛,利用甄嬛的聰明制衡華妃。

但是,她卻不放心甄嬛。

就像她自己說的:「華妃太跋扈,莞嬪太聰明,本宮都不喜歡。」

其實何止不喜歡,皇后對這兩個人的恨,那也是恨得牙根癢癢。

華妃不用說,她不止一次當眾挑釁皇后的權威,落皇后面子。

這一樁樁,一件件,皇后可都記著呢。

如果,甄嬛光長得像純元,那也不足為懼。

關鍵是,甄嬛聰明。

她的聰明機敏深深地吸引著皇帝,椒房貴寵,養心殿獨陪圣駕。

雖然華妃花團錦簇,但也老早就被皇后望到了頭。

但是,在面對幾乎無錯可尋的甄嬛,宜修是心慌的。

尤其在扳倒年羹堯時,宜修看到皇帝對甄嬛的珍重。

不光有珍而重之的憐惜,還有四嬛之間的心意相通,這讓她如臨大敵。

她擔心倒了一個華妃,再起來一個更厲害的莞妃。

更害怕皇帝對甄嬛的寵,就像當初的順治帝對董鄂妃一樣瘋狂,不顧一切。

雖然她愛權,在乎皇帝正妻的位置,但是她也渴望得到皇帝的愛。

所以,在華妃倒臺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對甄嬛出手了。

正可謂,宜修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她利用甄嬛的傲氣,利用皇帝對純元的思念和愛,給了甄嬛致命一擊。

確實,如她所愿。甄嬛自請去甘露寺出家。

既然宜修這麼忌憚甄嬛,在甄嬛在甘露寺的日子里,為什麼不痛下殺手,以絕后患呢?

其實,這也是宜修精心算計的結果。

首先,宜修拿捏準了甄嬛的傲氣,算準了甄嬛已經無法轉圜。

不得不說,皇后宜修是最了解皇帝的。從選秀時,見到甄嬛的那刻就在算計。

故意給甄嬛安排了好住處,就是離皇帝最近的承乾宮。

明知道華妃還會過目,但是,自己賢惠的人設拗的穩穩的。

果然,眼里不容沙子的華妃,把甄嬛的住所換到了偏僻的碎玉軒,正合宜修的心意。

雖然住處偏遠,但并不影響甄嬛的戰斗力,這讓宜修欣慰,也讓她忌憚。

欣慰的是,終于能有一個可以對抗華妃的人了。

在宜修眼里,華妃囂張得夠久了,而自己皇后的身份,實在不能因為一個妃子而落塵。

令她忌憚的是,甄嬛不光有出眾的外貌,更比華妃聰明百倍,這種進退有度的聰明,才是皇帝最為欣賞的。

宜修不允許有人再挑戰她的權威,如華妃般,爬在她的頭上。

于是,為以絕后患,提早下手,就是她的后招。

宜修洞察人心,利用純元舊衣,設計了一次「招魂秀」。

皇帝對純元的感情有多深,身為純元妹妹的宜修,比誰都清楚。

甄嬛和純元,本就有幾分像,在純元舊衣的襯托下,相像也就變成了七八分。

這七八分的相像讓皇帝驚喜,誤以為純元魂魄現身。

開始有多驚喜,后面就有多失望。這失望對上甄嬛,就成了滔天怒火。

而甄嬛自以為皇帝是愛自己的,自己是皇帝心中的「不一樣」。

沒想到所有的一切,只是因為自己像純元。在甄嬛眼里,可憐的自己就是一個笑話。

宜修這一招,可謂殺人誅心。

她算準了即使皇帝肯改變心意,甄嬛那里也斷斷不可能轉圜了。

因為她了解,甄嬛太驕傲,初涉愛情的她,也太把自己和皇帝的感情當回事了。

甄嬛的驕傲,又怎麼甘心去當別人替身呢。

其次,甄嬛母家被打壓,流放寧古塔,甄嬛已無外界助力。

宮中妃嬪除了按份位論資排輩,還有一點就是要看家世地位。

就像安陵容,由于家世低微,幾乎誰都能過來踩一腳。

就連宮里的丫鬟,都不把她當回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安家實在太不值一提了。

甄嬛本來家世還可以,父親是正四品,大理寺少卿。

要想甄嬛倒臺,她的靠山助力,必須倒才行。

于是,宜修授意祺嬪,誣告甄父。

剛處理完年羹堯的皇帝,正處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階段。

甄父撞到了槍口上,成為罪臣,流放寧古塔。

甄嬛自請出家,沒有了母家勢力的幫襯。

又趕上皇帝正在氣頭上,窮途末路的甄嬛,對于宜修來說,想要殺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這個時候,她反倒不希望甄嬛死了。

其三,她看到了甄嬛跌進塵埃,再無任何戰斗能力。

雖說甄嬛去了甘露寺,但是宮里的「照顧」卻從未間斷,靜白為巴結上宮里的貴人,使盡了渾身解數。

為了討好宮里,她竭盡所能。

靜白就是甘露寺里看著甄嬛的那雙眼睛。

靜白殘酷、無情,不眠不休地折磨甄嬛。

宜修就是想看看,甄嬛到底還有多少后招和本事。

待她知道甄嬛聽之任之的時候,她明白,甄嬛翻不出她的天了。

為了放心,她找借口來甘露寺祈福,就是為了親眼目睹甄嬛的慘狀,結果讓她很滿意。

畢竟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本來心存顧慮的宜修,看見了甄嬛過著,連宮里下人都不如的日子,心也掉進了肚子里。

畢竟讓一個人死很容易,可她要的是讓對方生不如死,飽受生的折磨。

她就是要讓甄嬛這麼卑微、低賤、痛苦地活著。

她還要讓甄嬛,慢慢地體驗失去親人的痛苦,以此來慰藉當時甄嬛受寵時,自己內心深處所承受的折磨和煎熬。

她更要讓她看著自己母儀天下,耀眼奪目,而她自己卻跌進塵埃里。

她要讓所有妃嬪都知道,不論再得寵,再風光,皇后就是皇后,皇后只有她一個,別人都是枉然。

因了這些,她愿意留甄嬛一命。

最后,自古以來沒有廢妃回宮的先例。

劇里無論是太后,宜修還是舒太妃,都一再強調:宮里就沒有廢妃回宮的先例。

所以皇后宜修遵循這條律列,根本就沒有料到還能有萬一,畢竟廢妃回宮不僅牽扯后宮,朝堂也會引起軒然大波。

宜修算計了一切,就是沒有算計到皇帝給甄嬛換了身份,抬了旗,換了由頭,高調接回了宮里。

而且為著子嗣,太后竟然也同意了。

說到底,還是皇后宜修太輕敵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