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兄弟患上細菌恐懼症,45年追求絕對衛生,錯過愛情終生光棍

小魚 2022/01/1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信很多人身邊都遇到過有潔癖的朋友,他們對環境的清潔度有著很高的要求,程度嚴重的甚至能做到每接觸一件東西就要洗手消毒,否則就感到渾身不自在。

2006年,77歲的汪學謙、66歲的汪學禮兄弟,就因過分愛乾淨而走紅網路, 他們的講衛生程度可謂是「登峰造極」,甚至還因此錯失了愛情。

左汪學禮,右汪學謙

▶進院先換鞋,幹活帶便桶

汪學謙、汪學禮雖住在農村,但家裡的衛生條件可比城裡人還講究。

在四間低矮的土坯房前,是一個水泥地面的小院子,四周都用一米多高的竹籬笆給圍了起來,頗有幾分陶淵明筆下桃花源的景致,若是再有些雞鴨牛羊,就更多了一份生活的意趣了。

但汪學謙兄弟倆的住處,是堅決不會養雞鴨的,因為 農村的家禽一般都是散養,不一會兒院子裡就弄得到處是糞便,這對愛乾淨的汪學謙兄弟是難以忍受的,他們修建的籬笆正是為了防止鄰居家的雞鴨突然闖入。

兄弟倆非但不能忍受小動物大小便,就連對自己的要求也非常嚴苛。

每次去山上幹農活,汪學謙兄弟都會從家裡隨身攜帶一個便桶,據附近的一個鄰居說, 有一次哥哥在距家500米的山坡幹農活時想要方便一下,他就朝山下的家中大吼一聲,讓弟弟把便桶帶來,方便之後再帶回家處理。

在外幹活他們會穿一雙室外的專用水鞋,幹完活回家,進入院子前必須換上放在籬笆柵欄外的乾淨拖鞋,雖然可以這樣要求自己,但如果有鄰居到家裡來這樣的要求始終不太好說出口,兄弟倆只有等人走後,再用水將整個院子沖洗一遍。

說到用水,他們的習慣也是堪稱一絕。那時候家裡條件有限,只能靠在外面挑水來吃,可兄弟倆每次氣喘吁吁地挑水回家後, 只用挑在前面的那一桶,至于為何不用後面那一桶,原因也是讓人忍俊不禁,因為他們擔心被屁熏過以及害怕地上揚起的塵土侵入水中,只要有任何細菌存在的隱患,他們都要杜絕。

汪學謙兄弟同吃同睡多年,他們的床是用竹子製成,使用起來輕便靈活也好收納,每天早上起床後就把枕頭被子全部整齊疊好收進衣櫃裡,再將竹床靠牆放置,還特意在邊緣放了一根光滑的竹竿,這樣一來鄰居家小貓的爪子就沒有附著力,也就不會將細菌帶到床上。

在吃的方面兄弟倆更是毫不含糊,農村裡經常流傳著一句老話,都說「病從口入」。 他們在每頓飯前必須將碗筷放鍋裡煮沸,因為汪學謙只知道這一種消毒方式,儘管有些麻煩,但只有這樣做了兄弟倆才能放心吃飯,並且他們也認為正是因為講衛生、愛乾淨的好習慣,才使得自己的身體很健康。

雖說生活是自己的,與旁人毫無關係,但婚姻卻是兩個人的,這樣的習慣最終還是影響到了兄弟倆的終身大事。

▶遺失的愛情

哥哥汪學謙曾上過私塾,年輕時長得英俊帥氣,七大姑八大姨都給他說媒,他也獲得了不少女孩的青睞。

原本以為他會和許多同齡人一樣正常娶妻生子,但結果卻出乎意料。

有一個相親女孩,還向周邊的鄉親們打探他的為人,那時候大家都對這個小夥子讚賞有加,女孩對汪學謙是哪哪都滿意。

可相處一段時間後,汪學謙的生活習慣逐漸顯現出來,女孩嫌他太愛乾淨,而他嫌女孩不講衛生,就這樣好好的親事給鬧掰了。

弟弟汪學禮在年輕時也曾有過一段一年的感情,最終也是由于這個原因兩個人沒能走到一起。他沒有上過學,小時候最崇拜的就是哥哥,所以一直以來他認為哥哥說的都是對的,漸漸地生活習慣也和哥哥一般了。

左為弟弟汪學禮,右為哥哥汪學謙

後來親戚們又給兄弟倆介紹了好幾個女孩,遺憾的是都無疾而終,他們認為如果不能接受對方的生活習慣,即使走在一起也不會幸福,兄弟倆索性放棄尋找另一半的想法。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汪學謙和汪學禮相互陪伴走過了幾十個春夏秋冬,他們在自己的世界裡自得其樂,對愛情有遺憾,但也不勉強。

然而,這種過度乾淨的習慣並不是天生就有的,他們到底遭遇了什麼,為何會有這樣的生活習慣呢?醫生又將給出怎樣的答案?

▶改變一生的報紙

汪學謙一家有七口人,父親是一位私塾先生,母親是一位傳統的家庭主婦,家裡大大小小的開支主要靠父親的工資收入,雖然不太富裕,但一家人過得很幸福知足。

這種平淡溫馨的日子在父親39歲那年戛然而止,父親患病去世,家裡的重擔都落在了柔弱的母親肩上,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汪學謙唯讀了三年書便輟學了,後來去過很多地方做工。

在這之前,汪學謙愛清潔講衛生的程度都和普通人一樣,直到有一年他患上眼疾,一份報紙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

都說「病來如山倒」,生病了才懂得健康的珍貴,突如其來的眼疾實在把汪學謙給折騰得夠嗆,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得的,自己好像也沒做過什麼,怎麼就莫名其妙生病了呢?

一天汪學謙去街上趕集, 偶然看到了一份衛生報,上面就描述了不講衛生給人體帶來的疾病,汪學謙想到自己的眼疾可能也是細菌導致的,此後,汪學謙的生活習慣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愛乾淨程度也變得愈發嚴重。

不僅如此,他們還當上了村裡的衛生監督員,只要看到有誰不講衛生,他們都會上前勸誡,這樣一來大家都不願與他們套近乎。在很多人看來,這些過于講究的生活習慣實在是沒有必要,村民們也覺得他們是「異類」。

雖說汪學謙兄弟倆愛乾淨、講衛生的習慣本身是一件好事,但過度的清潔習慣也讓他們的人生錯失了愛情以及與周圍人交流相處的機會,這也難免成為一種遺憾。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但一個人始終不能脫離社會而存在,凡事都講究一個「度」,如果過了度,結果往往適得其反。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