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果郡王為何不敢親近浣碧,看甄嬛對果郡王說了什麼話?

古月 2022/04/24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浣碧如愿以償地嫁給果郡王以后,卻一直是假鳳虛凰的婚姻。并沒行過「周公之禮」。倒是孟靜嫻,不但與果郡王有了夫妻之實,而且,還切切實實地懷了孕,成為果郡王名副其實的「妻子」。

按理說,不該是這樣的結局,浣碧與果郡王相識在前,又是甄嬛的親妹妹,理應得到果郡王的「偏愛」才對,怎麼會讓孟靜嫻「后來者居上」了呢?

其實,果郡王也很無奈,對于浣碧,他不是不想親近,而是不敢……至于孟靜嫻,果郡王更是有著難以啟齒的苦衷,在某種威逼脅迫下,他不得不「 繳械投降、乖乖就范。

1:孟靜嫻與果郡王是御賜的「姻緣」

雖然皇帝嘴上說,是因為孟靜嫻思慕果郡王,才不肯參加選秀也不肯嫁給別人。但實際上,這樁婚姻就是他暗中操縱、包辦的。

在這之前,太后就曾要給果郡王與孟靜嫻訂婚。有太后的口諭在,誰敢再給孟靜嫻提親啊?所以說,孟靜嫻只能等著果郡王,不敢另嫁他人。

正如皇帝所說,沛國公是兩朝元老,忠心可鑒,十分可靠,所以,太后才執意要把孟靜嫻嫁給果郡王,其主要目的就是在果郡王身邊,安插一個太后和皇帝都信得過的眼線。

而沛國公的女兒孟靜嫻無疑是最好的人選,以允禮「福晉」的身份來監督果郡王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他圖謀不軌,立刻舉報。 因此,允禮是不敢拒絕這門親事的,一旦堅持拒絕,必然會令太后和皇帝疑心。

果郡王也清楚孟靜嫻的「使命」,所以,自然也不敢發自內心地「親近她」,可是,孟靜嫻卻亮出了自己的「殺手锏」,表示自己知道了允禮與甄嬛的私情。或者說,早在與他結婚前,沛國公就已經掌握了這一 「重要情報」。

當然,沛國公的做法也屬于人之常情。畢竟,允禮是太后和皇帝親自指定的「未來女婿」,他的生死榮辱也直接關系著女兒的前途命運。所以,即便沛國公暗中派心腹眼線跟蹤調查果郡王也無可厚非。

不知大家還記不記得,甄嬛生下雙胞胎后,在辦滿月酒那天,曾收到過沛國公送的一份 「特殊」禮物。那禮物并不是奇珍異寶, 而是「一雙」作用獨特的筷子,它的獨特之處在于——「試毒」。那麼,問題來了 沛國公為何會在弘堰和靈犀滿月之際,送來這樣一雙能測試毒藥的筷子呢?

宮里不僅有銀筷子,還會有其他測試[毒·品]的方式方法,甚至還有專門負責「嘗菜試毒」的宮人們。沛國公送這種東西豈不 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嗎?似乎在警告甄嬛:「你要小心被人毒死!」這到底是恭賀還是「詛咒」啊?

果然,甄嬛當時就敏感了,對崔槿汐說道:「下毒者最為狠毒,防不勝防,到底是沛國公有心了……哦,對了,他們家那位孟小姐, 原是指給十七爺的那一位,不知如今可否出嫁了?」

小允子回答道:「還沒呢,孟小姐思慕十七爺,立誓非他不嫁。至今未出閣。都快等成老姑娘了。」

正所謂,做賊心虛,沛國公不按套路出牌,別出心裁地給甄嬛這樣一份賀禮,甄嬛不會無所觸動。沛國公此舉的潛臺詞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之所以提醒你「小心保命」,是因為你們確實做了「罪不可赦的」事;最好能懸崖勒馬、好自為之。

「一雙」筷子,代表的是一對男女,「 試毒」寓意「涉毒」這不正好對應著甄嬛與果郡王的「危險關系」嗎?

盡管浣碧沒悟透其中的玄機,甄嬛卻想到了——這是沛國公在威脅她、警告她;勸她迷途知返、斬斷孽緣。

2:孟靜嫻懷孕后,直接上門勸「小三」適可而止、懸崖勒馬

然而,甄嬛卻并不想放手,因為她舍不得。畢竟,允禮是她心愛的男人,而且還是她孩子的父親。即便果郡王后來成了她的妹夫,又成為了孟靜嫻的老公,她也依然魂牽夢繞不能釋懷。

最終,孟靜嫻忍無可忍了。如此下去,必然會毀掉了王爺。既然他們不肯主動斷絕關系,那也只能親自上門給甄嬛施加壓力了。

實事求是地講,孟靜嫻這樣做才是真的為王爺好,為大家好。畢竟,甄嬛是皇帝的妃子,一旦東窗事發,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孟靜嫻投鼠忌器,不敢揭發,只能偷偷跑過來警告甄嬛。

孟靜嫻警告甄嬛的資本是:我已經懷孕了,是王爺名正言順的「妻子」。所以,勸你這個小三從此以后能安守本分,適可而止。不要再給王爺任何幻想了。

為了增加施壓的力度,孟靜嫻還委婉地告訴甄嬛:她已經看透「王爺」的心之所向、 掌握了他的隱私和秘密——所以,王爺的前途命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希望甄嬛能為了各自的安好,懸崖勒馬、重回正軌。

對于甄嬛來說,孟靜嫻的其它言語她可以不放在心上,唯獨那句:「妾身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在她聽來,卻如五雷轟頂、當頭棒喝。

她千防萬防,王爺還是與別的女人「有染」了。為了獨占王爺的感情, 她甚至對浣碧都機關算盡,沒想到,最后卻是「螳螂在前,黃雀在后」……

孟靜嫻的懷孕,不但對甄嬛是個巨大的打擊,對浣碧來說,同樣如此。只是,浣碧不明白,為何王爺寧可接受孟靜嫻也不肯接納自己。 難道自己真有那麼不堪嗎?

其實,浣碧不知道,早在結婚前,甄嬛就已經給果郡王打好了「預防針」,讓他不得親近浣碧。

甄嬛在浣碧結婚時,曾把自己娘家的一名婢女 玢兒送給浣碧當陪嫁。玢兒名為陪嫁,實際上就是甄嬛的 心腹眼線,目的就是監督果郡王與浣碧的「一舉一動」。他們一旦有了夫妻之實, 即刻設法來宮中傳信。

另外,甄嬛還曾對果郡王囑咐了這樣一番話:「浣碧并非我的婢女,而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她是我父親‘心愛之人’的女兒,所以,你要好好對待她。」

甄嬛這番話不但不會減輕果郡王的心理壓力,反而會加重他的負擔。浣碧與甄嬛的關系越親密,他就越是無法敞開心扉接納浣碧。更主要的是,浣碧還是甄遠道「心愛的女人」生的,說白了,也就是 甄嬛生母「情敵」生的孩子。

這讓果郡王怎麼去「 善待」浣碧啊?善待甄嬛 生母仇人的孩子,不就是對甄嬛的二次傷害麼?所以說,甄嬛哪里是在成全自己的妹妹,分明是在坑害自己的妹妹。

「成全」不過是「說說而已」。果郡王在那樣的壓力下,怎麼敢與浣碧親近呢?畢竟,他一旦親近浣碧,就意味著徹底失去甄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