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傷心孤單」父肢障母兄逝,24歲男孩苦撐家,卻不幸罹癌,一肩扛家計,網「真的好不容易」

「傷心孤單」父肢障母兄逝,24歲男孩苦撐家,卻不幸罹癌,一肩扛家計,網「真的好不容易」
2021/09/13
2021/09/13
 
清風

勿以善小而不為,生活中,請做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你幫我我幫他,相信這個社會定會越來越美好!

不知道大家24歲時在做什麼,但24歲正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最美好的年紀,脫離了少年,邁入青年,這個階段正是拼搏奮鬥的時期,在這個蓄勢待發的年紀,24歲的阿祥(田志祥)讀高中時因雙親病弱休學扛家計,習慣承擔的重量後,媽媽與哥哥2年內接連病逝,更令人不捨的是,今年2月他確診淋巴癌四期,雖然健康這道人生最後防線也面臨考驗,但想到相依為命70歲肢障老父,他說:「我不能放棄,萬一我怎麼了,爸1個人會傷心孤單。」

記者從都會區驅車2個半小時,途經高速公路、截彎取直後的快速道路、逢豪雨多落石的蜿蜒山路,終于抵達阿祥偏鄉部落的家,敞開的鐵皮屋大門,映入眼簾的不是沙發,是阿祥老父睡覺的床。阿祥說,家裡空間狹隘加上老父行動不便,所以爸爸睡在客廳方便輪椅移動至廚房或廁所。

阿祥化療體弱時,7旬老父則坐著輪椅料理晚餐,右為讀小二的外甥。

他說,爸媽生了2子1女,早年他還就學時,家計由爸爸從事挖土機駕駛支應,媽媽做砍草零工,哥哥則做綁鐵零工補貼家計,8年前他就讀高一時,爸爸足部因壞死性筋膜炎多次清創後,無法行走,此後只能靠輪椅代步,已故的媽媽與哥哥生前都因肝及心肺疾病頻繁就醫。

他接著說,姊姊早年未婚生下外甥小豪後不久,就另外結婚嫁住外地,現年7歲小豪自繈褓時期便由爸媽撫養,家人接連病重後,他只能休學扛家,哥哥與媽媽2年來接連病逝後,70歲爸爸和7歲讀小二外甥生活開銷,則由他于水泥廠做工月入2萬多元維持,3口生活清苦。

阿祥說,休學時曾羨慕有些同儕不需背負照護與經濟雙重壓力,「但事情面對了、接受了以後,困難痛苦的都會慢慢習慣,從小我就知道自己家境不好,錢的壓力很大,連讀大學都不敢想,可以好好工作有穩定收入,就是我最大的願望,萬萬沒想到會得癌症,不知道怎麼講,這個有點超過我忍耐范圍了」。

阿祥表達不脫年輕人語氣,但出社會多年的他,言談內容流露老成早熟,他于臉書上抒發心情文字「順其自然走每一步…我會更努力地走完全程…相信命運」,讀來令人動容。他提及今年2月因右大腿不明腫脹疼痛多時,確診淋巴癌四期當天,「我那時很想從窗戶跳下去,但腦海浮現皮包骨的爸爸傷心難過的樣子,馬上打消念頭。不瞭解的時候聽到癌症很可怕,開始治療後病況有回穩,心裡才比較沒那麼慌」。

阿祥罹癌後從絕望轉盼望,希望與疾病和平共處,再返職場工作撐家計,圖中他正在服藥。

訪談間,阿祥70歲老父阿進伯不發一語靜靜聽著,待阿祥語畢停頓空檔,他望了一眼牆上的妻兒遺照,落寞語氣摻有一絲淡泊達觀,「已經走了2個,如果連阿祥也走了,我也沒眼淚了,每個家庭本來就有不同的命運,我不會擔心自己1個人老死,這是早晚都會走的路,我坐輪椅只是不能工作,還可以炒菜煮飯,長照居服員會幫我洗澡打掃,只求上帝保守阿祥,病情穩定和平共處,如果還能看到他結婚生子,那我沒有遺憾」。

阿祥的姊姊說,早年自己少不更事未婚生下小豪,沒多久再嫁現育有2名讀幼兒園幼子,靠夫婿每月3萬元薪水和自己零工收入,維持公婆和自家4口生活,對自己無餘力固定支應小豪生活,她愧疚說,夫家生活收支無餘裕,她盡力在小豪生日、過年節日探視,不定期支應1、2千元,「爸老了,弟病了,我每天禱告保佑家裡平安,盡量抽時間帶營養的食物給弟弟補充體力」。

當地村幹事說,阿祥踏實乖巧,認真工作獨扛家計,「像他這年紀的人有承擔的心不容易,現在家裡老、病、幼,村辦公室會連結資源幫忙物資、申請急難救助」。

阿祥(中)罹淋巴癌四期需長期治療,左為7旬肢障父,右為讀小二的外甥。

阿祥的醫院癌症個管師說,病毒感染、免疫系統缺失、放射線治療後、藥物使用或遺傳性家族史,為淋巴癌發生主因,分為何傑金氏、非何傑金氏2大類,阿祥所罹的「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屬于非何傑金氏的一種。個管師表示,血液癌症化療後的副作用,以及對骨髓造血功能的影響,更甚于其他癌症,阿祥癌細胞轉移肝、胃與骨髓,療程預計需時1年,因需體力應付化療,營養品開銷負擔沉重。阿祥工作屬重度勞力,療程告段落後仍需休養至少半年,讓細胞修復、降低感染以避免復發。

希望阿祥一家能夠度過難關

 

一個人真正的資本,不是你的美貌,也不是你的金錢,而是你的善心,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讓我們一起修行修心

 


"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