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劉秀祥千里背「瘋娘」上大學,如今他的工作令人自豪

网瘾少女 2022/06/03 檢舉 我要評論

1988年,貴州一個貧困的山村里,男孩劉秀祥出生了。從出生開始,「苦難」就成為了劉秀祥人生的代名詞,劉秀祥上面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然而姐姐早在劉秀祥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不幸走失,從此全無蹤跡。

劉秀祥四歲那年,他的父親身患重病,不幸離世,母親身體很弱,養家的重擔落在了哥哥身上。但就在劉秀祥一路艱難上到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哥哥再也承受不住這樣大的生活壓力,離家出走,這個五口之家就此分崩離析,只剩下劉秀祥和他的母親相依為命。

連遭厄運

哥哥離開家沒多久,母親也病了,她時不時地就陷入精神失常,一旦發了病就在家里大喊大叫、摔東西,有的時候就傻傻的站在門口一聲不吭,村里人背后把劉秀祥的母親叫做瘋婆子,當然也連帶著看不起劉秀祥。

母親瘋掉的這一年,劉秀祥十歲,十歲的他面對生活一件接一件的打擊,不知所措,他還太過年幼,根本沒有辦法扛起生活的重擔,但有的時候,責任既然落到了肩頭,那就必須要走下去。

劉秀祥做了兩個決定:第一,他要供養母親,不管母親有沒有生病,這都是生他養他的人,他絕對不會放棄她;第二,他要繼續學業,劉秀祥雖然年幼,但他清楚,自己家之所以苦難不斷,其實是源自貧窮,如果自己家稍微富裕一些,姐姐、父親、哥哥或許就不會離去。

所以他要努力地讀書,帶著母親走出大山,只有這樣,才能夠掙脫命運的牢籠。失去了哥哥的幫助,劉秀祥只能學著自己養家,貧困的家庭只給他留下了幾畝地,在村支書的幫助下,劉秀祥把這幾畝地租了出去,每個月定期收一筆租金,以此來維持家庭的開銷。

同時在上學放學的路上,他背著一個麻袋開始撿破爛,一個紙片、一個廢舊的塑料瓶,或許就能夠讓他和母親吃上一口好菜。

他不敢再去學校的食堂吃飯,因為即便學校食堂里打了折的飯菜,對于劉秀祥來說也是個負擔,他想辦法每天在家里簡單地做幾個面餅,帶上一小塊咸菜,就對付了自己的一日三餐。

老師很快發現了這個孩子的艱難情況,找劉秀祥詢問了之后,老師決定免了他的學費,這讓劉秀祥非常感動,雖然生活艱難,但總還是有人盡力的幫助他。

在小學時代,劉秀祥在整個班級里都顯得格格不入,他穿著最破舊的衣服,校服就是他最體面的一套行頭,他從來不去食堂,每天的午飯時間都在教室里度過,一邊啃著他稍顯寒酸的面餅,一邊翻開課本一字一句的讀。

因為要照顧母親,所以放學之后劉秀祥也不敢在學校中多停留,而是要急匆匆地趕回家,母親精神不穩定,所以經常會惹出事來,劉秀祥只好時不時的去找人道歉,久而久之已經形成了習慣。

母親雖然經常惹麻煩,可劉秀祥從來不會抱怨,他知道母親是愛自己的,精神偶爾正常的時候,母親會想辦法給兒子做點好菜,會護著兒子,不讓別人笑話他。劉秀祥清楚,在這個世界上,母親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而自己能依靠的也只有母親而已。

哪怕是為了帶給母親更好的生活,劉秀祥也一定要想辦法考大學,走出去。小學畢業之后,劉秀祥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重點中學,這個成績來之不易。

他的學習時間比別人少了不少,因為他要忙著維持家庭,忙著照顧母親,他的學習時間是靠自己一點一點地壓縮下來的,幾年下來,劉秀祥甚至都已經忘記了玩耍是什麼滋味兒。還好,他終于靠著這樣頑強的毅力把學習成績提高了上去,摸到了重點中學的門檻。

可是升入國中之后,劉秀祥就得到縣城里去,他所在的村子離學校太遠了,每天來回根本是不現實的,但是,如果劉秀祥去了縣城里,他的母親該怎麼辦呢?劉秀祥知道,母親根本沒有辦法獨立生活,即便母親愿意留在村里,自己這個做兒子的也絕對不能夠放心。

此時,劉秀祥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糾結,他甚至一度想過自己要放棄學業,留下來照顧母親,因為母親不能沒有他。可如果真的放棄了,自己和母親生活的最后希望也沒有了,他只能一輩子留在村子里種地,用微薄的收入養活一家人,重復這黑暗的生活。

這事情好像成為了一個解不開的局面,不過,在認真思考了幾天之后,劉秀祥腦海中忽然有了一個主意,他想,自己既然可以到縣城里去生活,那帶上母親一塊兒到縣城里也是一樣的。

這個決定讓村里很多人感到驚訝,他們母子倆生活如此困難,在縣城里連一個立足之地都沒有,劉秀祥把母親帶到縣城里,他們母子倆要怎樣生活?

但劉秀祥打定的主意就不會改變,在開學之前,劉秀祥帶著母親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山。

劉秀祥在縣城里當然沒有房子可住,他那麼一點收入,也絕對付不起住房的租金,哪怕是最便宜的房子他也租不起。不過,他在學校后面發現了一塊空地,于是他四處去搜集材料,用簡單的木板和塑料布搭建了一個棚屋,這就成了劉秀祥和母親在縣城里的「家」。

雖然終于有了落腳的地方,但生活壓力也隨之變大了,中學的課程更忙,上國中的時候,其他同學為了趕進度,晚上都留在學校里上晚自習,但劉秀祥幾乎沒有去過。

并非他不想學習,而是他每天都得擠出一定的時間去打工,母親的病變得越來越不樂觀,除了維持基本的生活開銷之外,劉秀祥還得攢下錢來給母親買藥。

可那些藥對劉秀祥來說完全是天文數字。所以,他只能拼命地工作,他還未成年,很多地方不招收他這樣的童工,所以劉秀祥的大部分工作需要碰運氣,做一段時間臨時工,拿一陣的錢,就能讓生活稍微好過一些。

劉秀祥的兜里永遠都十分干凈,錢到手沒多久就得花出去買藥、買生活用品,什麼東西都需要花錢。

破舊的賬本上一筆接著一筆,每一道字跡都是來自生活的重壓。劉秀祥自己并不介意吃苦,不過他想給母親提供好一些的生活,所以哪怕再艱難,每個星期,他也會留出一點錢來給母親買點兒肉吃。

或許還是因為生活困難,劉秀祥生長發育得也比別人慢,成了全班最瘦小、最矮的學生,站在猛竄個子的同學們中間,劉秀祥覺得自己好像還是個小學生似的。

劉秀祥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是,至少這樣小學的校服他還可以穿,他當時的生活實在是沒有什麼享受可言,只要能夠活下去,就是最好的事情。

磨難重重

每天的中午,當同學們閑庭信步走出校園的時候,劉秀祥幾乎是一路狂奔,回到自家簡易的木頭房里,他生怕自己不在,母親出什麼事情,一個精神狀況不穩定的人,一旦發作起來非常嚇人,有時候母親在房間里亂喊亂叫,劉秀祥都拉不住她。

在自己家鬧還算好的,更要命的是,有的時候母親會莫名其妙地闖到學校里來,被保安轟走,劉秀祥害怕母親出什麼意外,所以只能盡量看著她,而這樣一來,他學習的時間就更加緊張。

放暑假的時候,劉秀祥同樣也沒什麼時間休息,他找了個工地,每天搬磚、和水泥,小小的孩子和大人干著一樣的活兒,就連工地上的老工人看了都覺得心疼,這麼小的孩子,本來應該在家里被父母寵愛著,怎麼就要早早出來討生活呢?

劉秀祥看著別人同情的目光,咬咬牙,什麼也沒說,他們家的情況困難,但誰家的生活不困難?誰也幫不上什麼,劉秀祥能夠依靠的也只有自己這雙手。

讓劉秀祥非常惆悵的是,他的成績不再像小學的時候那麼突出,一來他在上小學的時候,當地的教育資源本身就比較差,能夠教給孩子的知識有限,所以劉秀祥考上重點中學也是壓著分數線進來的。

而進入重點中學之后,學習壓力更大,劉秀祥卻偏偏又記掛著家里的事情,所以成績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下滑。

劉秀祥非常焦慮,因為考上大學是他扭轉命運的唯一方式,他在睡夢中都會幻想著自己上大學的樣子,他是那麼的渴望擺脫貧困的生活,但眼前的成績卻不斷的提醒他,他的希望在漸漸的降低。

在國中畢業的時候,老師甚至特意找到他,問他到底是要上高中還是要上職業技術學校,老師當時更建議他選擇后者,因為職業技術學校學制比較短,上兩三年畢業之后,就能出來找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養活自己和母親。

老師也知道這個孩子家境比較困難,所以才給他提出這樣比較現實的建議,可是劉秀祥想要考大學,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除了想要改變命運之外,也有劉秀祥自己對于知識的渴望。

雖然生活一直折磨著他,可劉秀祥一直都很熱愛學習,他希望能夠到更好的學校里,學習更好的知識,可如果進入職業院校的話,他的夢想也會灰飛煙滅。

關于自己的夢想,劉秀祥并沒有跟任何人提過,他夢想著做個老師,如果將來生活穩定的話,他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鄉辦一所學校。雖然他心里想走出大山,但是他對于自己的故鄉同樣充滿熱愛,而且正是因為自己命運艱難,所以,他對更多讀不起書的孩子心懷同情。

在自己努力改變命運的同時,劉秀祥也想改變很多孩子的命運,可是這個夢想,當時劉秀祥并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因為劉秀祥清楚,自己這樣的條件,其實并沒有資格去談人生理想。

劉秀祥更清楚,老師所提出的讀職業院校并不是個壞主意,但劉秀祥還是想賭一把。哪怕他的學習成績不算理想,可是他真的很期待上一個大學。

在劉秀祥的堅持之下,老師也不好再勸,于是劉秀祥順利升入了高中,學習變得更加忙碌,學生們早上五六點便起來到教室里上早自習,晚上十點才能夠回去休息,所有人都很忙,但也沒有人敢放松,因為考大學對每一個學生來說都太過重要了,沒有人輸得起這場戰爭。

劉秀祥自然更輸不起,因為,如果別人失敗了,或許還有退路,可他或許只有這一次機會,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能夠得到回報,第一年大學聯考,劉秀祥離本科線差了六分。六分聽起來也不過如此,可卻徹徹底底地澆滅了劉秀祥心中的希望之火。

劉秀祥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重新振作起來,他甚至沒太多時間想這件事情,查到分數的時候,他正在澡堂子里兼職,給人家搓背、打掃衛生,只有晚上睡夢中,他才會忽然被噩夢驚醒,想到自己那張并不理想的成績單。

母親似乎也發現了兒子的不對,她笨拙地試圖安慰眼前的孩子,然而混亂的精神系統讓她說出來的話全無邏輯,顛三倒四。

劉秀祥抱著母親嚎啕大哭,他不知道接下來還該怎麼走,可是看著眼前這家徒四壁的房間,想想自己心里那個一直壓抑的夢想,劉秀祥卻還是想要繼續走下去。

劉秀祥找到校長,表示自己還想再來一年,當然劉秀祥也想過,如果這第二次再賭不贏的話,那自己或許真的要接受現實了。

校長接受了這個失意的學生,劉秀祥重新回到了高三課堂,生活和以前相比并沒有什麼變化,他還是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不是在學校里努力的學習,就是在家中照顧母親,要麼就是在各個工地上:飯館里打工。

這一年,命運總算沒有辜負他,第二次大學聯考,劉秀祥考上了臨沂師范大學,大學聯考成績出來之后,劉秀祥意外地成了紅人,因為他的事跡被記者報道了出去,很多人都被感動了。

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竟然還一直堅持學習,最終考上了理想的學校,這實在太令人震撼了,外界的贊譽反而讓劉秀祥有些不知所措,他聽著人們稱贊他偉大,了不起,可劉秀祥覺得自己不過是個普通人,照顧母親也好,考大學也好,都只是自己本該肩負的責任。

其實劉秀祥在發愁另一件事情,他馬上要去臨沂上學了,母親的安置再一次成了問題,有人勸他把母親送到療養院去,這樣,他可以安心讀書,可是,劉秀祥清楚,母親的精神狀態不好,別人對母親不會有自己這個兒子這樣用心的。

所以,劉秀祥想了很長時間,最終還是決定帶著母親一起到臨沂去,他既然已經在學校旁邊照顧了母親這麼多年,那再照顧四年又有何不可呢?劉秀祥決定背著母親前往千里之外的大學!

2009年9月份,劉秀祥果然帶著母親坐上了火車,母親雖然還是恍恍惚惚的,但也清楚兒子實現了夢想,所以一路上都很興奮,像個孩子一樣拍著手。

追求夢想

看著母親這樣高興,劉秀祥也發自內心地覺得高興,劉秀祥帶著母親來上大學的消息,臨沂師范大學也早就知道了,為了方便劉秀祥照顧母親,臨沂師范大學決定給劉秀祥安排出來一間空宿舍,讓他和母親居住。

得知學校的安排,劉秀祥紅了眼眶,這些年來,他一直苦苦支撐,如今來自學校的這一份關心,讓他覺得內心忽然有了依靠。

不僅如此,學校還決定給劉秀祥爭取各項補助,社會各界的愛心人士也紛紛慷慨解囊,給劉秀祥送來了捐款,但權衡再三之后,劉秀祥只接受了來自學校的補助,剩下的捐款他都原路返還了。

劉秀祥的確經濟困難,但劉秀祥也不想靠著別人的資助來生活,在他的新聞沒有曝光之前,他一直都是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和母親的,現在上大學,他也照樣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挑起生活的擔子。

來自社會各界的關懷雖然讓劉秀祥深受感動,但劉秀祥更害怕自己對這樣的關心產生依賴,劉秀祥認為,這些愛心人士并不虧欠自己什麼,所以自己不能收他們的錢,自己所能夠做的就是努力學習和生活,爭取早日徹底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

在大學四年,劉秀祥依然是最努力的人,每天廢寢忘食地學習,或許是因為生活環境變好了,母親的精神狀態也一天天好了起來,甚至可以在大部分時間自己照顧自己。看著母親一天天恢復,劉秀祥覺得更有盼頭了,在經歷了無數坎坷之后,上天終于看到了劉秀祥的努力。

劉秀祥一直堅持勤工儉學,過去的貧困一直都是劉秀祥的心病,他害怕那樣捉襟見肘的日子,不過,生活條件漸漸緩過來后,劉秀祥決定拿出一部分錢,去資助三個失學兒童。這三個孩子,和劉秀祥來自同一個地方,當然,命運也十分相似,都是生活困苦,年幼失學。

劉秀祥長大之后,最看不得的就是本該上學的孩子因為貧困失學,他自己就是從這樣的泥潭里掙扎出來的,自然更明白上學的重要性,不上大學,他的人生永遠都是一成不變的。

所以,得知三個孩子失學,劉秀祥毫不猶豫地聯系上了他們,給他們打去了一筆學費,這是他的血汗錢,但劉秀祥在這方面毫不吝嗇。

畢業之后,劉秀祥很快找了第一份工作,是做推銷員,這份工作工資待遇很不錯,可是劉秀祥總覺得缺了點什麼,他內心最想成為的,還是一個山村教師,他清楚,在自己生活過的那個貧困山區,老師依然是雖為稀缺的資源。

在大城市里漂泊三四年之后,劉秀祥終于下定決心,他要回去,回到那個生他養他的地方,成為一個老師。

村里的小學被這個消息震驚了,這麼多年,村里的老師來來回回,往往沒有幾個會留很長時間,這里的條件太落后,老師都看不到希望,孩子們的學業自然也只能看運氣。

像劉秀祥這樣靠自己努力走出大山的人,是少數中的少數,十年未必能出來一個,而現在,劉秀祥居然主動提出要回來。

劉秀祥在做出這個決定的那一刻,就決定永遠為這份事業奮斗,一個人走出大山,就能夠給更多人帶來希望,但一個人回到大山的意義更加不可估量,劉秀祥相信,自己可以創造奇跡,就像他當初改變自己的命運一樣。

他成為了大山中孩子們的守護者,他剛到這里的時候,學校里只有他一個老師,如果不是他要回來,這山村小學可能都要取締了。

而他回來了之后,學校里也只有十來個學生,這些孩子的家庭條件都很差,最基本的學費都交不起,可是作為老師,劉秀祥發誓,自己絕對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學生。

每個星期一,山村教師劉秀祥會帶著他的學生們升國旗,唱國歌,然后開始一天忙碌的課程,如果哪個孩子沒有來,劉秀祥就會親自家訪,不論如何,他都要讓這些孩子們讀書識字。

轉眼間,時間過去了許多年,劉秀祥已經帶出來了很多屆學生,這些孩子們都有他當年的影子,他們雖然條件很差,但每個孩子都很努力,拼命的學習,想要走出大山。

也有孩子對劉秀祥說,等自己上了大學,也會和他一樣回來。

劉秀祥變得更忙了,他成了所有孩子的大家長,每天都操心很多事情,但是劉秀祥樂在其中,時至今日,劉秀祥終于實現了自己曾經的夢。


用戶評論